《不朽天醫》[不朽天醫] - 0002章 人形搜尋犬

不知道過了多久,寧濤緩緩地睜開了眼睛。他掙扎着從地上爬了起來,看着右手手腕上的傷口,那被黑狗咬過的傷口已經結疤,可傷口裏面還隱隱作疼。

「該死的瘋狗!」寧濤一想起那條黑狗就生氣。

轟!

寧濤的突然腦海震動了一下,好像打開了一道門,有什麼東西潮水一般涌了進來!

是氣味,各種氣味。

他嗅到了血的氣味,消毒藥水的氣味,灰塵的氣味,塑料的氣味,鐵的氣味,化纖的氣味,甚至還有他自己的身體所散發的氣味……

數不清有多少種氣味湧進他的鼻子,然後又被他的大腦處理成對應的信息,有的清晰,有的模糊,有的熟悉,有的卻很陌生,從來沒有聞到過。

「我……」寧濤頓時驚愣當場。

他想起了那條黑狗,還有與狗相關的知識。

狗的鼻子能嗅出兩百萬種不同的氣味,並能在複雜的氣味中找到和鎖定自己想要找的氣味。狗能嗅到人類所能嗅到的一億分之一的氣味。

「難道……咬我的狗……不會是哮天犬吧?」寧濤的腦海里突然冒出了這樣一個奇怪的念頭。

對了……

那條忘恩負義的狗!

寧濤的鼻子輕輕顫動了一下,轉瞬間就從幾百上千種複雜的氣味之中找到了那條狗殘留下的氣味。這些氣味就像是留在空氣中的腳印,一直往樓梯間延伸。

寧濤循着黑狗的氣味來到了小屋門口,然後便驚訝地發現地上留了一個很奇特的血跡,它看上去竟像是指示方向的箭頭!

寧濤本來沒有去找那條黑狗的打算,可看到這個酷似箭頭的血跡之後他就改變注意了,循着黑狗留下的氣味追了出去。

實驗樓外靜悄悄的,皎潔的月光籠罩着校園。

寧濤看了一下手機上的時間,這才發現他已經昏迷了差不多五個小時了。

黑狗留下的氣味向校門的方向延伸,寧濤鎖定它殘留在地面上的氣味一路追了下去。他雖然不想承認,可現在的他就像是一條訓練有素的搜尋犬。

寧濤出了校門,過了好幾條街道,最後追蹤到了一個小區後面的山上。

月光下,山林的樹木和山石朦朦朧朧,一條古老的小泥路往上延伸。夜風吹過,樹葉搖晃發出嗚嗚咽咽的聲音。

寧濤走在小路上,聽着鬼哭一般的聲音,他的心裏有些虛,他一邊走一邊給自己打氣,「 這世上哪有鬼?我沒有干過一件虧心事,就算有我也不怕……那黑狗我一定得找到它,我得弄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……」

爬上半山腰,一座古老的宅院出現在了山腰處的一塊平地上。泥瓦土牆,一溜爬滿金銀花的籬笆院牆,那院門不知道已經存在了幾百年了,斑駁朽敗。

老宅里沒有燈,黑漆漆的。

黑狗的氣味就停在院內。

寧濤來到院門前,壯起膽子敲了敲門,「有人嗎?」

沒人回應。

寧濤又伸手敲了敲門,「我進來啦。」

這時一間屋子裡亮起了燈火,一個老人的聲音傳來,「誰啊?大半夜的。」

寧濤的緊繃的神經稍微放鬆了一些,他說道:「老人家,我是山城醫科大學的學生,我被你家的狗咬。」

「你來要錢啊?」老人的聲音。

寧濤慌忙說道:「不不不,我只是想看看那條狗,我不要錢。」

「進來吧,門沒閂。」

寧濤伸手推了一下門,門開了,他邁過門檻向亮着燈的房間走去。

房間的門打開了,一個老頭出現在門口,一頭白髮,穿着唐裝,頗有點隱居山林的藝術家的氣息。

這房間也相當古老,木樑木牆,山水字畫,隨處可見歲月侵蝕的痕迹。屋子裡的擺設很簡單,只有一張方桌,四隻凳子,一隻神龕。奇怪的是神龕上供奉的不是什麼神和祖宗牌位,而是一本看上去相當古老的線裝書。

這些都是一眼的印象,寧濤也不好細瞧,開門見山地道:「老人家,我想看看你家的狗……」

撲通!

老頭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。

「老人家?」寧濤一聲驚呼,慌忙進屋去扶老頭,可是老頭卻一動不動躺在地上,任由他拉拽就是不起來。

寧濤跟着跪在老頭的身邊,伸手去探老頭的鼻孔,老頭已經沒有了呼吸。他跟着又伸手去摸老頭的頸動脈,老頭的脈搏也停止跳動了。

猜你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