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報告王爺:王妃要您吃軟飯》[報告王爺:王妃要您吃軟飯] - 第9章 神助攻

林幼幼自然知道,這兄弟兩個中意的,想必是自己來到這個世界之前的身體本尊。

許是在更早之前,他們就碰過面了。

但正主壓根不記得這回事,否則燈會當天眉心妍不會一個一個指給她看。

以赫家兄弟的性格來看,如果認識,也必不會幹這種悄默默的勾當——跟蹤情敵啊、賞月啊、扔靴子啊、放孔明燈寫姑娘名字啊……

讓林幼幼啼笑皆非的還是扔靴子。

也不知道這赫家家訓是什麼,父子之間竟出奇地默契,這邊老爹走得匆忙沒來得及備聘禮,便想以銀票暫替,那邊赫錫舟在茶樓偶遇林家母女逛街,想送個禮物給林幼幼卻來不及買,情急之下便使出了丟靴子賠錢的招數。扔一下一百兩奉上,還真是大方。

林奕符見赫家老二不按套路出牌,自己的對手瞬間又多一個,情急之下使出了殺手鐧:

「赫大人,令郎昨夜不分青紅皂白就把我打了一頓,我明天還要去面聖,臉上的傷也未必能好,您看這怎麼辦?」

赫仲曜還沉浸在三男搶一女這場大戲裏,一聽林奕符這番話,瞬間清醒。

以皇帝皇后對這個三弟的寵愛程度來看,自家兒子把人打成包子,烏漆嘛黑的眼圈也着實看着可憐,說不定會給赫老大治個什麼罪,畢竟這可是毆打皇親國戚!

赫錫舟雖然視哥哥如情感上的死對頭,卻也並不想看他受罪。父子二人一番眼神交流過後,雙雙行禮道歉——本來今天也該去三王爺府上賠罪的,趕早不如趕巧。

只此不提要跟林青雲做親家的事了,赫家一行人先行告退,林奕符卻是不肯走,直纏着林幼幼問她如何跟兄弟倆有糾葛的,到底還瞞了他多少事?

「我……」

林幼幼無奈嘆了口氣。

「爹爹娘親,女兒有點累,想回房歇息了,晚飯見哦!」

逐客令已下,林奕符卻不為所動。活了二十三年,他已然掌握了精準過濾自己不想聽的信息的能力。

眼看這位三王爺轟不走,林青雲只得喚了管家帶林奕符去更衣——瞧他這身埋汰的,皺皺巴巴一身的泥,昨夜的雨水可不是白下的。

換完衣服一身清爽。林青雲和他身形相當,也是新做的秋衫,墨綠長袍上身,林奕符穿起來竟不覺老氣,反而顯得人沉穩了些。

所謂一回生,二回熟,三回來去自如。林奕符跟逛自己家一樣徑直走去了林幼幼的書房。——林父林母是肯定在的。

林奕符預感到自己今天是問不出什麼來了,便作揖告別準備走,瞥見林幼幼書桌上的字,一把拿來直誇寫得好看。

林幼幼也隨他看去了,反正自己剛才的復盤柱狀圖,已經變成碎紙片了。

「昨夜雨疏風驟,濃睡不消殘酒。試問捲簾人,卻道海棠依舊。知否。知否?應是綠肥紅瘦。」

林奕符不知不覺念了出來,頓覺林幼幼真是才氣逼人,寫得一手超凡脫俗的好字好詞,字裡行間彷彿看透人間繁華,竟有些許落寞之意。

不過她不是不能喝

猜你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