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暴富後十三姨娘不做少帥金絲雀了》[暴富後十三姨娘不做少帥金絲雀了] - 第1章 金絲雀黑蓮花

民國,上海。
寶慶路彷彿永遠繁華熱鬧,電車駛過,哐當叮咚作響,街道上車水馬龍,入夜比白日多了些熙熙攘攘,像潮水,像海浪。
街道兩旁,霓虹閃爍,紅房子里傳出女人陣陣歌聲,宛轉如黃鶯。
許寶半倚半靠在窗口,半眯着儘是風情的丹鳳眼,俯瞰着窗外的芸芸眾生,不大的纖細手指掐着一截女士香煙,才十七八的年紀,說不出來的嫵媚。
烏黑的秀髮燙着波浪的小卷,油光順滑,披在肩頭搭着的米色貂毛披肩上,光腳踩在昂貴的地毯上,如雲粉蒸般纖細白嫩的腳踝,系著一條耀眼奪目的寶石鏈子,宛如慵懶而高貴的波斯貓。
不知在想些什麼,望着窗外出了神。
感覺到身後強大的壓迫感逼近,緊接着,骨節分明的大手自然的搭在她的肩頭,微微用力,讓她收回了犀利的目光,轉過身來,臉上的假笑,奉承而虛偽,在女人這張極美的小臉上竟絲毫不違和。
「干?」
傅九城居高臨下的看着眼前的女人,優雅解着襯衫紐扣,笑容十分曖昧。
「我……」 許寶咬唇,微微低下頭,卻沒有抬手阻止他的動作。
「怎麼?
今天不舒服?」
傅九城停下手上的動作,白色襯衣解開了幾個紐扣,隱約可見的是胸部流暢的肌肉線條,一直延申到小腹,強壯而有力。
深邃冰冷的視線繞過面前女人的腦袋,看向剛才許寶站在窗邊注視的位置。
緊接着,沒等許寶開口,低沉而富有磁性的聲音再次響起。
「喜歡櫥窗里那條珍珠項鏈?
明天讓人送到桂園來,還要什麼一併告訴我。」
「不是……」 「旁邊鋪子里新做的十幾件錦緞旗袍一併送過來。」
傅九城瞥見旁邊衣料店掛出的幾件新衣服,有些不耐煩的說道。
話音未落,抬起大手一把攬上面前女人纖細的腰肢,好像只要他微微用力,就要折斷了一般。
許寶身上的貂毛披肩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被肆意的丟到地上了,兩人身體之間只隔着一層薄薄的布料。
習慣性的閉上雙眸,急促而溫熱的呼吸在耳邊,鎖骨處漂浮,上下起伏,腰間的大手卻沒了下一步的動作。
心裏「咯噔」一下,果不其然,再睜開眸子看到的便是傅九城黑青着一張臉,眼神恨不得活剝了她,稜角分明的臉龐,在寒氣籠罩下格外剛硬堅朗。
「我從不強迫女人,想要什麼直接說,你知道的,我最恨別人浪費我的時間。」
壓抑着身體里火熱的涌動,聲音略帶低啞。
「我明天想出去!」
許寶幾乎是用最快的語速說出口的,生怕傅九城下一秒就會收回說的話。
她很清楚,這個時候跟面前的男人提要求是刀尖上舔血,但這是她唯一能見到他的時間了。
「可以。」
傅九城聲音沉沉的說道。
黑眸沉沉,將女人嘴角似有似無的笑意盡收眼底,劍眉微蹙,忽而又舒展開,不着痕迹的補了一句。
「讓副官跟着。」
許寶還沒來得及說什麼,心中竊喜,可下一秒就笑不出來了,跌倒在身後柔軟的歐式大床上,好似被什麼餓極了的猛獸禁錮在身下。
「傅少帥……唔……」 「嗯?」
傅九城停下動作,俯下身,將頭埋在女人散發著陣陣幽香的鎖骨間。
「九城

猜你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