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八零年代:做個發家致富的大佬》[八零年代:做個發家致富的大佬] - 第4章 涼透心的細媽

這一別就真是陰陽兩隔,從此只有想念……

頭七,二七、三七、四七、五七、六七、七七,每一樣都是按規矩辦的,頭七的時候,晚上道士用一張大桌子放在門前。

用茶碗倒了滿滿一碗的茶水放在靈堂的面前,隨後到了時間一行人就來到大門前,由羅宏站在桌子搭建的梯子靈台上。

手裡還拿着父親的一件灰色的襯衫,用力的揮舞在空中,接着撕心肺裂的吶喊:「爸,回來喝口茶,別找錯地方了。」

羅琳在下面帶着兩個妹妹還有母親都看着上面,眼裡又泛起了淚花,母親更是站在那裡,嘴角一緊一閉。

羅琳知道那是母親對父親還有一些話要說,只是又有些說不出口,那份情誼卻是絲毫不差的表露出來,叫人看了都想哭。

羅鳳哭着叫爸爸,終於在道士的一聲:「羅恩回來吃茶了。」之後,羅宏從靈台上一層層的爬了下來,過程十分小心。

地面終歸還是有些不穩的,好在這些天一直都是晴天沒有下雨,要不然這濕濕的泥巴地還真不好搞東西過來撒上一層。

火灶裏面的土木灰早就當做肥料倒在了菜園子里,若真是那樣羅琳就得挑着兩個竹編籃子去山上挖黃土,再去河裡挖沙子去。

七七的那一天,勇叔坐在門前的一條長板凳上,這是他來的第七次了,他還是那副忠厚的模樣看着父親的牌位。

現實自然是知道父親已經走了,但是他也有點不願意承認這件事情,就像他時時刻刻勸着別人叫別人不要傷心。可他自己卻陷了進去。

可馬上就有一個帶着頭巾,上身穿着藍色格子外套,下身穿着黑色褲子,腳上還是一雙嶄新的黑布鞋,鞋底白的有些晃人眼。

這女人來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走進了房間,看着病弱的梅鳳梨,拉着她的手開始哭了起來:「嫂子,人終究是有這麼一天的,你可得好好着,千萬別想不開。

家裏面還有孩子,你可得好好活着。」

這話說的讓人心裏一暖,但是接下來說的話,卻是徹徹底底讓羅琳認清了自己這個細媽,是何等的極品,更是讓自己涼透自己那顆滾燙的心。

梅鳳梨點着頭有氣無力的哭着:「二妹,我知道……我不會想不開的。」

細媽聽到母親說話有些模糊,頓時眼中露出一絲精光,接着道:「姐,人死不能復生,哥走了就讓他好好的走,不過有些事情我們還是得算清楚才是。

前些日子你們忙,我也過來幫忙了,那都是該做的,但這事兒還是要說清楚才是。」

梅鳳梨一臉疑惑的看着自己的二妹,有些疑惑:「什麼事兒?」

細媽咳嗽了一聲,一副很不想說又不得不說的模樣道:「嫂子,哥跟強子分家的時候,那會兒說好了後頭的屋子是分給我們的。可哥比強子早結婚,爹跟娘還在,這實在是住不下。

所以後頭才讓哥跟嫂子住在後面,可等到強子結婚的時候,這說好了的房子又不能給強子,我們也不能沒地方住,這才新做了土磚房。

現在也是能還給我們了吧。

猜你喜歡